第二百六十一章 太子謀反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浴火重生:毒妃歸來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太子謀反
(小說屋 www.499701.tw)    嬌娘等待的很焦急,每一盞茶的時間就讓秋霜去前院看看王爺回來沒有,就這樣坐立不安到天明。

    直等到太陽升高,秋霜呼哧帶喘跑進來,“主子,王爺……王爺回來了——”

    秋霜雙手撐在膝蓋上,貓著腰,氣喘吁吁,說話斷斷續續,還沒等說完,就見一個白影從她眼前掠過。

    嬌娘一路跑到門外,直看到嬴徹,才停下腳步,佇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穿著一件藍粉色裹胸裙,外面披著一件單薄的白色外袍,因跑得太急,松松垮垮的掛在肩上,腳下一只腳趿著鞋,一只光著腳,連絲履都未穿。

    嬴徹看見她,先是一愣,既而握拳捂嘴一笑。

    嬌娘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,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但笑著笑著,她突然鼻尖一酸,眼淚不由自主的掉下來。

    她抬眸氣洶洶的瞪了嬴徹一眼,雙臂打開,嬴徹內心一動,只覺胸口有激昂的情緒翻涌,他直接向嬌娘奔來,嬌娘摟住他的脖頸一跳,就被他抱到腰上。

    唇齒斯磨了很久,才慢慢停下來,周遭侍衛、奴才都避過身不敢看。

    雙人額頭相貼,雙目凝視,嬴徹就這樣把她抱回關雎閣。

    秋霜一路跟著嬌娘跑出去,看到兩人和好,又和以前一樣濃情蜜意,雖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心里早已樂開花。

    趁著兩人卿卿我我的時候,早先一步回到關雎閣通知眾人。所以嬴徹抱著嬌娘進來的時候,關雎閣的丫鬟仆婦都已在兩旁站好,規規矩矩的等候。

    眾人不想兩人是以這樣的出場方式,且喜且驚,若不是秋霜帶頭問安,都忘了行禮。

    嬴徹卻沒放下嬌娘,只是說了聲“起”,就氣沖沖把嬌娘抱進房間,抬腳把門關緊,直向床上去。

    床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音由小變大,再由大變小,反反復復,直到日上三竿,聲音才慢慢停下來。

    嬴徹捧著嬌娘的臉瞧著不住,又摸摸身上,愛憐道:“不過才一個多月,怎么瘦了這么多?是有人苛待了你嗎?”

    嬌娘嫌他瞎緊張,抓住他亂摸的手,“哪有,我天天吃了睡,睡了吃,什么都不做,瘦的下來嗎?我都覺得自己胖了不少,你看,我臉都圓起來了?!?br />
    嬴徹好好端詳了她一會兒,擰眉道:“本王看還是瘦了?!?br />
    雖然這段時間嬌娘看著像是無事人似的,她心中優思不斷,飯量也不如以前,一頓飯也就能吃半碗米飯。

    嬴徹吻著她的手,“這段時間委屈你了?!?br />
    嬌娘笑著搖頭,“不委屈,只是太想念殿下?!?br />
    嬴徹撫著她的臉龐,不斷摩挲,像是怎么都摸不夠似的,“本王也想嬌娘,想的幾個夜里都想偷偷爬進來瞧上一眼,可又怕被人瞧見?!?br />
    嬌娘含淚投入他懷里,嬴徹緊張的為她擦淚,“別哭,本王以后再也不會不理嬌娘,本王每天都陪著嬌娘好不好?”

    嬌娘抽泣著點點頭,她頭枕在嬴徹肩上,安靜了一會兒,她問道:“怎么樣了?尉遲家這次是栽了個大跟頭吧?!?br />
    嬴徹頗為自得的笑一笑,“豈止是大跟頭?尉遲青林勾結祺王謀反,若不是念著尉遲家是皇親國戚,尉遲青山又有從龍之功,此時尉遲家一家都應該在大獄中?!?br />
    這便是嬴徹這段時間所謀之事,一方面他利用尉遲環,讓尉遲青山以為他真的要與自己結盟,從而打消對別的皇子的扶持,而為了表達他的效忠之意,在朝堂上又打壓其他皇子,令他們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在祺王和尉遲青山決裂的同時,他又派人促成祺王和剛剛被貶官,一肚子不服的尉遲青林的聯盟,離家他們岳婿關系、兄弟之情,并慫恿二人造反。

    可惜啊,嬴華沒什么腦子,尉遲青林更是有勇無謀,剛行動就失敗了。早已有人通風報信給建元帝,建元帝就來了一出甕中捉鱉,讓他們順利殺入皇宮,在早已設下埋伏建章宮里一舉殲滅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皇后當即昏了過去,尉遲家老太君找出當年館陶公主留下的紫衣披風進宮面圣。

    一眾皇子得到消息齊聚萬象宮前,跪地求見,但并不是為祺王和尉遲青林求情。

    造反之事其實是嬴華和尉遲青林的主意,但因為為了討好嬴徹,尉遲青山得罪了其他皇子,昨夜一眾皇子義憤填膺,在建元帝面前第一次同心要求圣上嚴懲尉遲家。

    像峻王,更是諫言誅殺嬴華和尉遲家全家,以正綱常法紀。

    建元帝聽后勃然大怒,“他是你哥哥,你讓朕殺了你兄弟?”

    峻王堅定道:“嬴華大逆不道,弒帝殺父,天理不容,兒臣沒有這樣的兄弟?!?br />
    建元帝顫抖著手指指向其余皇子,“你們也是和他一樣的想法,都希望誅殺嬴華?”

    嬴徹見眾人不語,一個頭磕在地上,“父皇請聽兒臣一言?!?br />
    建元帝沉氣道:“說?!?br />
    嬴徹道:“嬴華雖做下此等有違天理之事,但他一向膽小怕事,平時對父皇也是尊敬孝順,想來是受人慫恿,才是蒙了心智。兒臣并不是替他開罪,而是希望父皇能明察秋毫,以嚴懲幕后真正奸佞之人?!?br />
    諸皇子皆看向嬴徹,又覷了眼建元帝面色稍霽的面孔,顯王眼中精光一閃,道:“三哥所言甚是,大哥雖非賢人,但卻沒有膽量做下此等泯滅人性的事來,定是受人慫恿?!?br />
    眾人異口同聲道:“請父皇寬恕祺王,饒他一命?!?br />
    建元帝擰眉,氣色沉沉,“你們都幫著那個逆子說話!好,那你們說,慫恿他之人是誰?”

    顯王斟酌一二,道:“尉遲家從來都和大哥走的近,此次與大哥合謀的又是尉遲家老三……”

    覷看了看建元帝,“這……恐怕……極有可能……”吞吞吐吐了半天就沒把之后的話說出來。

    但不用他說,眾人心領神會,建元帝也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所有的事都是尉遲丞相主使?”建元帝微瞇著眼睛,帶著危險的意味。

    顯王伏身垂頭,“兒臣也只是猜測,倒不敢肯定?!毙≌f屋 www.499701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浴火重生:毒妃歸來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浴火重生:毒妃歸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浴火重生:毒妃歸來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江苏11选五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