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 傷勢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道長去哪了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傷勢
(小說屋 www.499701.tw)    乍聞有人準備以十二貫的月俸收買自己,顧佐有點發懵:“……邢供奉真有錢……”

    邢縡微笑道:“我家王郎中最喜結交朋友,錢財身外之物,若能結識天下豪杰,區區錢財又算得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邢供奉想要顧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平時也不需要做什么,只是有些小忙,要勞請顧小友相助。我家王郎中事兄孝誠,王中丞想娶貴師姐為妻,此乃良緣,故此王郞中想玉成此事。若有十二娘的消息,顧小友可來告知于我,比如十二娘喜好什么、關心何事,這兩日的行蹤如何……顧小友放心,我家郎中絕不會對佳人不利,說白了,一切只為投其所好。若能嫁入王家,于十二娘、于西河道館都是大好事,你說呢?”

    見顧佐沉吟不語,邢縡許下重諾:“此事若成,當不吝百貫之賞!”

    顧佐笑了笑道:“邢供奉要算賬,我就跟你算算賬。顧某在京中只待一月,邢供奉認為,一月之內,此事能成么?”

    邢締笑了笑沒答話。

    顧佐道:“顯然不能,所以那一百貫跟我沒關系。既然只待一個月,也就意味著顧某只能領一個月的薪俸,邢供奉認為,顧某會為了區區十二貫,就把我師姐的行蹤透露給你們么?”

    邢縡呼吸一滯,干笑了兩聲,還待再勸,已經有洞庭派弟子請顧佐入內相見。那弟子和顧佐也在南吳州見過,比較熟悉,顧佐當即扔過去一枚小兒拳頭大的妖丹:“來得匆忙,沒帶什么禮物,師弟拿去玩?!?br />
    洞庭派弟子接過來笑道:“那么大?怕不得值個三五十貫?多謝顧師兄!”

    “談錢就沒意思了?!鳖欁襞呐钠ü善鹕?,又沖邢縡拱手:“邢供奉,失陪!”隨著洞庭派弟子入內。

    邢縡臉色有點繃不住,只得轉身回去,王焊問:“他不同意?”

    邢縡搖頭:“這小子開價太高……”還想再說兩句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王焊知道身邊有劉駱谷在,許多話不方便說,也只能點了點頭,盯著顧佐那邊看了兩眼:“我不喜歡此人?!?br />
    邢縡想了想,道:“我也不喜歡?!?br />
    坐在二人身邊的劉駱谷很好奇:“此人是誰?”

    王焊道:“此人姓顧,名佐,是云夢宗弟子,筑基修為,也不知是云夢宗哪位長老的徒弟,應是近些時日才入長安,如今暫居西河道館?!?br />
    邢縡道:“他剛才說,下月便要離開長安?!?br />
    王焊點了點頭,續道:“我家兄長欲娶十二娘,對云夢宗弟子有照拂之意,可這廝不領情?!?br />
    劉駱谷很熟悉王氏兄弟的行事風格,這么一聽就明白了,但他的關注點不在這上面,而是“顧佐”這個名字,不動聲色道:“我倒是聽說過一個顧佐,卻不知是不是眼前這位,如果是的話,呵呵,的確不是少許錢財可以收服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哦?還有一個?”

    “有個南吳州長史,姓顧名佐,不知是否此人?!?br />
    “南詔那個軍州?”這么一提,王焊就有了些印象,似乎聽說崇玄署組織圍剿的最后一戰,就是在南吳州,只是那里不屬朝廷管轄,又是偏僻之地,因此印象不深,也沒留意過其長史名姓,莫非真是這個顧佐?

    可這么一個小小筑基,怎么想都不是能在獸潮中堅持下來的主,于是向邢縡道:“查一查?!?br />
    劉駱谷道:“應當便是南吳州長史了,剛才請他入內的不就是洞庭派弟子?他的南吳州便是從洞庭派手中買來的。難怪對邢道友示好不屑一顧的,人家是有靈石礦脈的?!?br />
    邢縡問:“什么靈石礦脈?”

    劉駱谷心中鄙夷,暗道王家人當真是目光短淺,只盯著京兆這一畝三分地搜刮,連南吳州出靈石礦脈也不清楚,眼界太??!

    于是道:“南吳州靈石礦脈,年產靈石不知多少,但向崇玄署每年繳納的數,就在五萬,可見必為天下大脈?!?br />
    現而今靈石價格已經漲到每塊一貫六左右,五萬靈石就是八萬貫,每年能繳納得起八萬貫,可見產量有多大!

    邢縡和王焊頓時大為意動,追問劉駱谷:“此事果然屬實?南詔偏遠之地,東平郡王也知曉得如此透徹?”

    劉駱谷輕笑:“這又不是什么隱秘之事,找人一問便知。就算不找人問,最新一期的百家說上也寫了的,只查第五十一位便知,懷仙館,顧佐便是懷仙館館主?!?br />
    正說著,客堂外出來一群人,正是華岳西玄派的石長老送王鉷出來,三人立刻跟上,隨王鉷出門,到了門口,再次拱手道別。

    等王鉷上了馬車離開后,石長老搖了搖頭,向身邊的谷執事道:“下回王鉷再來,就說我去訪友了?!?br />
    谷執事答應了,又道:“您之前說,想見一見懷仙館顧佐,適才弟子見他來了,去了東院?!?br />
    東院就是洞庭派借住之處,石長老道:“今晚正要設宴,請他留下赴宴?!?br />
    顧佐此時正在東院和蔣長老說話,旁邊陪著蔣小豬。

    “……據老夫所知,元真護國天師和宗玄天師都在養傷,且由司馬道隱、李含光、羅公遠、張虛真等幾位天師輪番護法,幾乎不能脫身,說明傷勢還是不輕的。這就是崇玄署如今的狀況?!?br />
    顧佐道:“前日入崇玄署,諸位大法師、法師盡赴終南山,不會是兩位大天師……”

    蔣長老動容:“你是說,如今崇玄署法師們都上了終南山?”

    顧佐道:“千真萬確!”

    蔣長老立刻吩咐蔣小豬:“你現在就去終南山,看看怎么回事?!?br />
    蔣小豬得了父命,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又說了片刻,華山西玄派來人,說是已于館中設宴,邀請蔣長老和顧館主赴宴。

    顧佐謙遜著推辭道:“我一個小小后輩,哪里有資格參逢盛宴,謝過貴派好意了?!?br />
    華山西玄派來人道:“石長老特意叮囑的,懷仙館也是天下大宗,今晚想和顧館主見見面,還請館主莫要推辭?!?br />
    蔣長老拉著顧佐就走,邊走邊開玩笑:“一起去,今夜不論修為,只論靈礦。你是礦主,這就是資格!”

    正院花廳中已經擺上酒宴,只有四張案幾,正中是身為地主的華山西玄派石長老,左手邊是王屋派龍道人,右手則是洞庭派蔣長老,顧佐叨陪末席,居于蔣長老之下。

    石長老好坐在席上,圓滾滾的身材,好似一個富家翁,向顧佐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龍道人則長須過肩,頗有幾分得道高人之意,他凝目望向顧佐道:“顧館主,久聞大名!”

    小說屋 www.499701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道長去哪了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道長去哪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道長去哪了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江苏11选五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