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四章:打碎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萬維 第七百四十四章:打碎
(小說屋 www.499701.tw)    老夫,許俊遠,昌武山正州宗大長老,一生順遂。

    修煉對于老夫來說,如探囊取物般簡單,這簡單,一直持續到四十有余,那一日,老夫終于突破高階武師,準備向尊者行進;而這一走,就是二十年。

    二十年中,發生了太多的事,老夫在整個宗門界威名赫赫,正州宗也成了遠近聞名的大宗門,外表的光鮮讓所有人羨慕,人前,我是高高在上的大長老,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內心深處所渴望的,卻并不只有這些。

    二十年了,修為止步不前讓我身心疲憊,為了提高修為,我使用了能夠想到的所有方式,但都沒有任何效果。尊者,就是擋在我面前的一堵墻,一堵能看得到,摸得著但無論如何也不能通過的墻。這感覺,整整持續了二十年。

    直到……一座巍峨的遮天蔽日的大門,出現在昌武山,出現在正州宗,出現在我的頭頂。

    我,再一次,獲得機緣。

    原來,突破尊者,居然如此簡單。

    從那之后,后面的路一路順暢,想做的事盡皆完成,環顧左右,再也沒有一人在伯仲之間,整個祈天范圍內,再無一戰之敵。

    這樣順遂的時日,過了三十年,當我認為自己能夠沖擊上尊,并且已經擁有了足夠力量的時候,一切,都變了,變得讓我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身上的骨骼在咔咔作響,鮮血覆蓋了我的視線,疼痛,一次次的刺激著我的神經,多少年了,多少年沒有這種感覺了。

    這疼痛的感覺,真讓人興奮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發道人緩緩的從被砸出的深坑中站起,無聲無息,此刻的他,滿頭滿臉都是鮮血,殷紅的鮮血染紅了他的白發,也染紅了他的胡須,他的肩膀向一旁傾斜著,骨頭好似被完全擊碎,無法撐起上面的皮肉。鮮血緩緩的滴落,滴落在地板之上,發出輕微的聲響。

    白發道人緩步走出深坑,殷紅的面部看不見神色,只能看到他的一雙眼睛,散著狂熱的,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皇宇辰愣愣的看著眼前這一幕,有些無法相信這是事實。方才齊正業如同狂風暴雨般的重拳,整棟小樓都幾乎被震塌了,可想而知被胖揍的白發道人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攻擊,可現在他卻站了起來,雖然受了很重的傷,但明顯沒有危急生命。如果同樣的攻擊落在皇宇辰身上,他自己心中清楚的明白,自己恐怕一下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嘿……”白發道人站在坑洞邊,身上不停的再向下滴血,很快,他腳下就形成了殷紅的一片,他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齊正業的身軀,他目光之中甚至透出一絲貪婪;他冷笑著,這聲音好似來自九幽地獄,光是聽了就讓人脊背發涼。

    齊正業已經意識到白發道人出來了,他只是淡淡的轉過身,平靜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血人,一句話都不說。他背后的傷口已經停止了流血,但皇宇辰站在他身后,卻能清晰的看到他金黃色的骨骼,血肉在骨骼之上蠕動,好似正在生長一般。

    今日見到的情形,再一次刷新了皇宇辰的眼界,他從沒想過戰斗能打成這個樣子,如此高手之間的戰斗能如此血腥,沒有炫目的法術,也沒有匪夷所思的招式,有的只是拳拳到肉,直奔要害的生死廝殺。白發老者的生命力之頑強,足以和高級飼生獸媲美,而此刻的齊正業也是如此,他冰冷的目光已深深的烙印在皇宇辰的心底,想想就讓人渾身打顫。

    現在,皇宇辰已經完全知道,眼前的這個齊正業,已經不是他認識的齊正業了;皇宇辰不知道劉興安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也不知道齊正業為什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他好像失去了那部分的記憶,只記得自己一回頭,齊正業已經是這個樣子了。

    皇宇辰口中呼呼的喘著氣,他知道,下面將要發生的,絕對是不死不休的戰斗。如果說之前白發道人的目的是將自己帶走的話,現在他的目的,就是殺了齊正業,自己現在反而沒有那么重要了?;视畛侥X中瞬間掠過立刻逃離的想法,但讓他直接否決,無論齊正業和劉興安用了什么手段,他們也是為了救自己,這點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讓皇宇辰扔下兩個師兄自己逃命,這點他萬萬做不出來,他寧可和他們二人一同赴死,也不愿放心自己的行事準則,哪怕這準則可能讓他付出比生命更高的代價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齊正業看看白發老者,語氣冰冷的問道:“揍你揍的不舒服嗎?你還想再來?”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嘿……很好……”白發道人一咧嘴,露出一口牙齒,他的牙齒都被打的掉了幾個,看上去好似口中憑空多了幾個窟窿,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皇宇辰在一旁看了,輕輕出了一口氣,將自己的情緒平復,索性直接坐在地上開始打坐,緩緩運轉體內已經不大的星輪,盡可能的恢復體力。畢竟自己并不打算逃跑,而且以他現在的情況,在這樣的戰斗之中根本幫不上什么忙,如果齊正業輸了,是死是活都是別人說了算,如果齊正業贏了,自己也要有能離開的力量才行。

    “哼?!饼R正業冷笑一聲,沒再說一句話,再次雙腳蹬地,直接沖白發道人飛馳而去,他打算用同樣的辦法對付這白發道人,這一次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白發道人這次根本就沒打算用什么術法來對付齊正業,同樣迎著齊正業的雙拳,雙目圓睜,徑直伸出自己的右拳,直接和齊正業的兩個拳頭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傳來,巨大的力量再次激蕩起沖擊,木樓的所有墻壁都在“吱呀”作響,好似馬上就要倒塌,皇宇辰就這么坐在地上,眼睛都沒有睜一下,事情不受他控制,他現在能做的,就是想盡一切辦法,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說。

    齊正業和白發道人都有一個肩膀受了重傷,故此他們進攻的位置也都是對方的傷口之處,一拳過去,白發道人的身軀就好似斷線風箏一般直接飛出,狠狠撞在后面的五雷神神像之上,發出一陣沉悶的聲響,而齊正業,卻只是微微的退了一步,好似根本就沒受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原本已經停止流血的后背被這一拳打的忽然噴出一股鮮血來,方才已經開始要愈合的傷口再次被掙開,鮮血立刻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齊正業微微咧了咧嘴,這樣的痛楚即便是他也無法無動于衷,但咧嘴過后,他再次向前沖起,直奔五雷神神像而去;那里,白發道人的身軀已經被打的陷入了神像之中,齊正業哪里會放棄這樣的機會。

    飛躍而起,又是一拳揮出,這一次,白發道人甚至都沒有做出像樣的抵抗,但他臉上的表情和雙目之中都透著一股瘋狂,居然一點躲閃的意思都沒有,用自己的額頭,直接迎上了齊正業的鐵拳。

    “轟!”“轟!”“轟!”

    三拳在極快的速度內打出,這三拳的力量直接將五雷神的神像在胸腹處轟出一個碩大的窟窿來,而白發道人的身形被從這個窟窿中打出,直接落在一旁的地面之上,這一路鮮血狂飆,幾乎將整個大殿都染紅了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齊正業再次揮出一拳,直接打在五雷神神像之上,這一拳直接將這木制的神像打的細碎,紛亂的木屑飄蕩在空氣之中,就好似下了一場褐色的雪,齊正業動作不停,將神像擊碎之后,身體再次一躍,又沖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白發道人飛馳而去,這一次,他不會給他任何機會。

    “咚!”“咔!”

    一拳,直接砸在白發道人面門之上,伴隨一聲清脆的響聲,白發道人的面孔被這一拳砸的扭曲,他的表情變得更加詭異,嘴角裂開,看起來就好似正在笑。

    齊正業面無表情,再次蹲在地上,一拳一拳的打在白發道人的頭顱之上,鮮血迸濺,白發道人的頭骨被打的變形,幾息之后,幾乎都分不出來這是人的頭了。齊正業的重拳下去,幾乎將白發道人的頭顱打成了肉泥,直到確定白發道人一動不動,完全沒有了任何氣息,齊正業這才起身,卻也有了微微的喘息。

    細密的汗珠出現在他的額頭之上,齊正業呼呼的喘著粗氣,這一系列的動作對他的消耗也十分大,背后的傷口還再透著殷紅的血液;齊正業站在白發道人尸體旁,等待了幾息之后,再次確認他不會再一次站起來,這才轉身,向著皇宇辰的方向而來。

    皇宇辰一直在運轉體內的星輪,但耳中卻一直都能聽見兩人戰斗的聲音,這次聽起來好似是齊正業占據了完全的上風,在一切都結束之后,皇宇辰才輕輕睜開雙眼,他看到齊正業一臉冰冷的向自己走來,心中終于輕輕的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499701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萬維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萬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萬維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江苏11选五奖结果